『賣藝人語』對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志工夥伴的談話

『賣藝人語』對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志工夥伴的談話

青年朋友,很高興看到你來,報名擔任2015年第一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志工。藝術節從10月1日開幕,到10月31日閉幕,從今天起短短不到六個禮拜,我相信你會貢獻很多,也會收穫更多。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是在地創業人、創作人從民間發起的藝術節,我們相信它將發展成一個真正的在地藝術節,也會是一個真正的國際藝術節。因為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是一個具有真實的精神和思想,擁有無窮文化寶藏的藝術節。

大家知道這一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主題是什麽嗎?狂騷。狂熱和騷動嗎?是的。但狂騷這兩個字是日文漢字對於英文Roaring 1920s(咆哮的1920年代)的翻譯。我們覺得狂騷比咆哮更傳神地説出我們對1920年代的感受和想像。

在臺灣歷史上能夠代表1920年代的地方就是大稻埕。郭雪湖《南街殷賑》這幅畫,以及蔣渭水與臺灣文化運動,就可以説明大稻埕在1920年代的經濟、藝術、政治、思想的意義。1920年代也是人類近代歷史上文化創造力最燦爛的年代。通過1920年代的連結,大稻埕與世界的每個都市、每個國家,就能夠產生共感。

今天我們談1920年代,並不是純粹懷舊,而是因爲當今人類所遇到的嚴肅問題,絕大部分可以追溯到上世紀初,也就是世界許多地區進入或處於現代化階段的年代。我們回顧1920年代,其實是爲了尋找我們今天所處世界之所由來;也是爲了思索2020年代,一個即將來到的未來。

各位朋友,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是在這樣非常深沉的社會文化構築策略之下被催生出來的。我和夥伴們這幾年來在大稻埕推動歷史街區的合作創業,經營一系列的公共空間,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催生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從2012年開始,每年10月我們舉辦1920年代變裝遊行,就是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前身,也將是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高潮。

其實我本來計畫要到2017年左右,才將1920年代變裝遊行,擴大爲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因為我覺得我們還沒準備好。由於思劇場夥伴張哲龍勇猛大膽的提議,我們今年在時間倉促而資源稀少的情況下,就堅決地推動第一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我想或許是臺灣不能等了,青年世代一定要起來。我感受到我的世代也不能遲疑退縮,必須盡力引導和促成。

各位朋友,大稻埕國際藝術節並不是那種政府編了幾千萬預算分配給許多表演團體,大家來做一場大秀,不是那樣的藝術節。我們的經費是由七十多個展演團體各自籌募,藝術節籌備處的行政和宣傳開銷則來自世代群和大稻埕許多小商家、在地人士點滴的捐助。我們很窮。如我所說,其實我們還沒準備好。

如果你在這第一届的藝術節之中,發現不成熟、不專業、很落鈎的地方(我相信你會發現會很多很多),請你不要失望。第一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在臺前在臺後的真相就是如此。正因爲它是從民間長出來的藝術節,它可能到幾年之後才會成熟,才會真正能夠擔當得起大稻埕、國際、藝術節這幾個字詞,也才會足夠好到符合你我的共同期待。但我恭喜你,你的名字留在第一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從2020年代回頭看,你會真正理解今天你在這裡的重大意義。

(周奕成,2015年9月22日晚,小藝埕思劇場,對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志工夥伴的談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