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藝人語』文創不文創

『賣藝人語』文創不文創

文創不文創」其實沒那麼重要。任何產業終究要回到經濟本質,也就是如何善用有限的資源與時間,如何滿足人的需求。特別是在即將來臨的2020年代之後,人類所面臨的物質環境將愈來愈匱乏,經濟成長的極限在哪裡?

2017/08/1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35 期 作者:周奕成

因為這些年所做的事情常常被認為是「文創」,偶爾我也會被臉書上的粉絲或講演上的聽眾,要求回答「什麼是文創?」「對文創有什麼看法」這樣的問題。

我都會先講,我和夥伴們做的事情,並不一定是「文創」。你說它是文創,它就是文創。你說它是傳產,它就是傳產。文創不文創,事實上我們並不在意。

以我們在台北大稻埕建立的「小藝埕」、「民藝埕」、「眾藝埕」、「學藝埕」、「青藝埕」、「聯藝埕」、「合藝埕」等一棟棟老街屋所形成的微型創業聚落來說吧。

七年來,我們做街區營造和創業助成,總共與五十多個新創團隊或傳產合作,目前在我們經營的街屋裡有30多個營業體,就業人數大約兩百人,粉絲社群數萬人。加上其他陸續進駐大稻埕的新創事業,很多人說,大稻埕現在是台北市真正的文創聚落。

但這些都是文創嗎?從七年前一開始,我們就有意識地指認了大稻埕百年來既有的五種傳統:茶、布、食品(藥材、南北貨)、戲曲、建築,做為引進創業團隊的基準。

大稻埕的「文創」 其實都是「傳產」

我們開了三家不同定位的茶館。引進了兩家新創茶行。茶館是茶行的下游產業。我們開了陶瓷店,陶瓷是茶的相關產業。我們有布藝設計、服裝設計,有為諸多小農小食品業者做銷售通路的台灣物產店,有台式、日式、歐式的飲食店,有小劇場,有展演空間和旅宿。

這些都是「文創」嗎?其實都是「傳產」。這些行業沒有一樣不是一百多年來曾經出現在大稻埕的傳統產業。咖啡館不是嗎?西餐廳不是嗎?錯了。咖啡館、西餐廳在大稻埕也存在了近百年。

他們是「新創的傳產」。就產業別來說,是傳統的行業。就營業主體來說,是新創的企業。這些「新創的傳產」的創業家,他們和一百多年來一波一波來到大稻埕的「老店」創業家有什麼本質上的差別嗎?為什麼他們會被稱為「文創」呢?

從經濟的角度看,新世代的創業家,和過去世世代代的創業家,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同樣是從承租一個小店鋪,買賣雜貨、炊煮餐飲開始做起。同樣是自雇者,既是老闆也是勞工。

但他們的時代背景不同,以致於21世紀的青年創業家,大概沒有機會從迪化街的小甜點鋪,做成像「義美」、「光泉」這樣規模的食品製造和零售集團。他們大概也沒有機會從迪化街的一家小布藝品店,做成像「台南紡織」、「新光集團」這樣從紡織跨足各領域的大集團。他們可能更沒有機會從迪化街的一個小雜貨鋪,變成像「台泥中信辜家」這樣擁有經濟力、政治力、文化力的豪門世家。

「文創不文創」不重要 終要回歸經濟本質

不提上述發跡於大稻埕的知名家族企業,即使以現在仍在迪化街附近的零售批發老店來說,這些年輕人所做的規模都還遠遠不如。由於時代與觀念的變遷,家族企業文化的弱化,可以預見地,年輕人的新創事業,如果沒有擴大成為具規模的企業,除非有少數創業家個人能夠堅持,否則其中絕大多數不會有超過幾年的企業壽命。

綜上所說,從經濟的角度,年輕人的「新創傳產」,就產業本質與商業模式上,其實和舊有的傳產沒什麼不同。就規模與企業壽命上,則根本跟不上舊有的傳產企業。他們是「文創」嗎?「文創」比「傳產」厲害嗎?「文創」更符合時代的潮流嗎?

「文創不文創」其實沒那麼重要。任何產業終究要回到經濟本質,也就是如何善用有限的資源與時間,如何滿足人的需求。特別是在即將來臨的2020年代之後,人類所面臨的物質環境將愈來愈匱乏,經濟成長的極限在哪裡?經濟成長的動力在哪裡?能夠回答這些問題,才知道「文創不文創」的意義在哪裡。

這陣子「文創」似乎沒有那麼火熱了。過去熱頭上我不太喜歡談文創,一談就陷入各種右派、左派、高級文化派的爭論。但,國家的文創政策做了這幾年,確實對社會有點影響,也應該認真評估。現在倒是可以好好來談。

在演講中,我常會提出三個命題,來回答朋友關於「文創」的提問。接下來我們可以就這三個命題來深談,每一個命題會寫成為一篇文章。

「有文化創意人,沒有文化創意產業。」

「文創不是一種產業,而是一種政策。」

「文創做到好就是傳產;傳產做到好就是文創。」

 




%d 位部落客按了讚: